诗人游子雪松感染新冠肺炎去世,自撰《墓志铭》全文

时间:2020-02-15 10:36 来源:网络收集 整理:澳门网上贵宾厅 热度:度 手机阅读

诗人游子雪松感染新冠肺炎去世,自撰《墓志铭》全文

诗人游子雪松感染新冠肺炎去世,自撰《墓志铭》全文

据媒体报道,安徽省作协会员、乡愁诗人、安徽润祺文创负责人、《珍珠泉》微刊主编游子雪松先生因途经武汉,不幸感染新冠肺炎。经抢救无效,于2月13日下午客逝他乡。

  游子雪松本名陈学松,笔名陈松,安徽寿县人。元月19日,他经过武汉去诗歌重镇荆门,没想到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不得不在他乡接受治疗。元月30日,他在朋友圈发表自己诗作,诗名为《墓志铭》,内容真挚感人,饱含乡愁。

诗人游子雪松感染新冠肺炎去世,自撰《墓志铭》全文

大江东去,浊酒一壶。走好,先生。愿离去的路上不再有挂念,愿登上天堂那一刻不再有病毒袭扰。

游子雪松2020年1月19日经武汉至荆门,不幸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在荆门市钟祥人民医院救治,被确诊为冠状病毒传染性肺炎。经抢救无效,于2020年2月13日下午15时58分去世。

随后,中国诗歌网也发出了他病逝的消息。

游子雪松曾写诗句:“如果有一天,我暴病身亡,或者客死他乡/请记挂我的亲人,爱人,茫茫水岸,滩涂/有一丛飘摇的芦荻便是我的替身。”

 

抗疫诗选

 

《墓志铭》

 

@游子雪松

 

来自老家确切的消息——

 

故乡目前还没有发现一例冠状病毒

 

这让我释然,欣慰。千里之外的那片故土

 

是我一生都无法割舍的牵绊

 

这里是生养我的土地,现在

 

依然住着我的亲人,故旧和亲朋

 

瓦埠湖,古芍陂,长淮与淝水

 

骨头里浸润它们生生不息的方言和胎记

 

这首诗不长,不用公开浏览和发表

 

假如,在异乡我走不出这次春天的逃亡

 

当你打开朋友圈,就能读到这首我的

 

墓志铭

 

 

醒醒!人类

 

 

 

不想重提肺炎,疫情,病毒这些刺眼的词语

 

更不想浏览铺天盖地真伪难测的

 

防预措施,治疗方案。九省通衢之境

 

封城……一级突发……预案,等等,等等

 

虽是无奈之举,是不得已扼杀毒性的蔓延

 

虽然只是与死亡擦肩而过的

 

旅行,却让相聚受阻,乡愁在千里之外的

 

故乡无端受难,规则,秩序手忙脚乱

 

一次次改签的车,船,机票不得不

 

在亲情婉拒声中亮起红灯,之后还要违心

 

安慰亲朋故旧,告诉她们,我的江湖风平浪稳

 

你在家乡还好吗?身边,有没有疫情

 

我们祈祷上苍,不如鞭挞自己的良心

 

给善良和弱势一些温暖,关注和庇护

 

也是给我们自已生存留下退路

 

请让我们都醒醒吧,人类——

 

我们对于自然万物已负债累累

 

别让我们的子孙再重蹈覆辙,负荆前行

 

 

 

除夕

 

——谨以此诗给朋友们拜年!

 

这个大年夜,我几乎疲惫不堪

 

精疲力竭。疫情,病毒这个怪兽魍魉

 

在滋生和蔓延谣言的土地上

 

快把我紧绷的思绪之弦咬断

 

烟花易冷啊。精心彩排的歌赋,社戏

 

吉庆,喜悦与团圆

 

让一场意外的凄风苦雨

 

冲刷得无影无踪

 

一直在漂泊,流亡

 

从淮河,汉江再至抚河,赣水

 

十足的流浪猫,丧家犬,疲于奔命

 

一个?G失故乡的人,在疫情面前终于读懂了

 

什么是穷途暮路

 

什么叫无家可归

 

 

 

芦荻

 

其实,不用仔细分析和认真考证

 

在浩瀚的植物大族谱里

 

芦苇,荻花同属一脉

 

它们都生活在沼泽,湿地和滩涂

 

和贫瘠,孤独休戚于共

 

相依为命

 

如果有一天,我暴病身亡,或者客死他乡

 

请记挂我的亲人,爱人,茫茫水岸,滩涂

 

有一丛飘摇的芦荻便是我的替身

 

 

 

重金属

 

 

我开始钟情于这一抹桔色

 

所有晦涩,已被明媚照彻

 

宛若纯真的童年

 

枝上世界,时光的另一侧

 

以至于心境,也一并

 

近乎于完美

 

塬上,小屋,以及那苍劲微曲的树影

 

即使阳光不渡,也会敲响

 

重金属的乐章

 

 

 

又到这个时候了

 

又到这个时候了

 

功过是非怎能在此刻评说

 

不愿在世相里沉寂,纠结

 

艰辛,砥砺,注定了我一生的奔行

 

即便贫穷,落魄,潦倒

 

依旧用心去写意稍纵即逝的心境

 

吟风弄月并非是我的初衷

 

那就坐拥尘俗与高洁的两极吧

 

一杯凄苦伴我饮尽世态炎凉,以及

 

江湖清浊

 

 

 

第八号车厢

 

省略所有的细节,夜色的针缝合间隙

 

缝合隧道洞口内的压抑和窒息

 

河流在高桥下呻吟,低诉

 

像一个人的忍辱负重

 

城际列车在夜色里穿越,左岭,华容,鄂州

 

这么多似曾相识的站名一闪而过

 

却依旧抹不去异乡的风尘

 

花湖站到了,车门开启。原本空寂的

 

八号车厢更加空寂。如一节豪华的囚笼

 

灵魂和身体瞬间被它再次囚禁

 

窗外秋雨绵绵,列车用舒缓的气息

 

推开一排排灯火,那些夜雨中的眸子

 

毫无缘由地扯开夜的伤口

 

像拽着一个旅人的疼痛

 

 

 

菊花

 

开在村坞,开在南山的夕阳里

 

?菊东篱下的五柳先生永远做了隐士

 

一袭暗香洗亮毛边纸般的秋色与铅华

 

季节深处,惟有雪中的梅

 

在步所有花事的后尘

 

连绕舍篱笆下的中唐诗人元稹

 

吟完那首绝句之后,也把狼毫掷回

 

案几上的笔筒,攥紧纷纷遗落的花瓣

 

长久的缄默不言

 

一梦难醒

 

我是背着乡愁匆匆赶路的布衣

 

行囊里装满了世态炎凉

 

当又一场秋雨过后,飘落的菊香花语

 

会不会淹埋我饱经生活创伤的

 

诗行

 

 

 

深秋

 

生活像周而复始的河流,河床与岸

 

是它赖以存在的载体。内心的负重,苦涩和承载

 

只有它自己最清楚,了如指掌

 

汹涌澎湃与平静无波都是其表相

 

一丛浪花在风声里绽放

 

充其量不过是瞬间的辉煌

 

一片黄叶在秋色中陨落,入泥

 

是生命的一次轮回与死亡

 

暮光下,又一次面对秋天的河流

 

它默默无言地逝去

 

我无法说出内心是欣喜还是悲伤

 

我沿着它的走向追逐了几十年,爱过恨过

 

就像岸边枯了又黄的树木,包括褪了色的灰墙红瓦

 

都明明白白地写在苍穹之下

 

 

 

大寒

 

雪,落了一场又一场,直抒的胸臆在我的唇齿渗透。

 

雨,来了又去,骨头里都能拧出

 

湿漉漉的誓言。

 

该是终结者放下屠城欲念的时候了,

 

由一个轮回演绎另一个轮回。

 

前尘往事,长亭短亭,苍茫如烟。

 

山高水远,征旅坎坷多羁,

 

山一程水一湾,山水逶迤多姿。乡愁依旧

 

在瑞香里还原童年的模样。

 

从此,兄弟天各一方相安无事甚好。

 

而这首诗在昨夜已经打下腹稿,

 

是我为春天寄出的投名状。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延伸阅读
    猜你喜欢
    1. 绯闻八卦
    2. 明星动态
    3. 电影资讯
    4. 经典台词
    5. 音乐演出
    6. 综艺资讯
    7. 电视剧资讯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
    精彩推荐
    Baidu
    搜狗